媒体聚焦

 

主演霸榜,话题不断,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何以国内热播且海外受追捧?

来源: 广电独家时间: 2017年09月29日

由著名导演刘新执导,迪丽热巴、张彬彬、李泰领衔主演,刘畅特别出演,张璇、王汀、邱意浓等人倾情加盟的古装剧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目前正在浙江卫视周播剧场热播。

作为浙江卫视的首部周播剧,该剧开播至今CSM52城平均收视位列同时段周播剧第一名,优酷单平台网络播放量累计近25亿,微博相关话题累计阅读量超过53亿,并数次登上微博热搜榜,主演迪丽热巴更持续霸占艺人新媒体指数榜冠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该剧不仅在国内获得不俗佳绩,更在海外斩获热烈反响。该剧同时在北美地区两大知名视频网站DramaFever和Viki上拔得头筹。

其中在DramaFever上,该剧成为首部华语周播剧播放量冠军,且连续三周蝉联平台热播榜冠军,与它同期竞争的热门剧包括《河伯的新娘》《医疗船》《醉玲珑》等。


DramaFever:华纳兄弟旗下子公司,月均活跃用户数达千万

在另一网站Viki上,该剧一举成为首部获得北美周流行榜冠军的华语剧,击败同时期的《奇怪的搭档》《大力女子都奉顺》等热剧,单日播放时长达到100万分钟,获得了9.5的高评分,更被翻译成20种语言。


Viki:全球拥有接近1亿的用户,平台上的内容被来自全球230多个国家的粉丝无偿翻译至超过200种语言

此外,该剧目前也正在马来西亚热播,同样获得了不俗的播放成绩。据了解,该剧还将陆续在新加坡、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播出。

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能够在海外获得如此播放佳绩,与国家“文化走出去”的政策推动、制作方的战略规划以及剧集本身的内容与品质密不可分。

在“文化走出去”的大背景下,国产影视剧这几年的海外发行与播出日渐繁荣。

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访问非洲国家坦桑尼亚之时,曾提及当时正在坦桑尼亚热播的中国电视剧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,称这部剧让坦桑尼亚人民了解到了中国老百姓的酸甜苦辣,在海内外都引发了热议。

自此之后,《甄嬛传》《琅琊榜》的海外热播又让“国产剧走出去”掀起了一波小高潮。就在前段时间国家五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电视剧行业的14条新规中,也再度提及“支持优秀电视剧‘走出去’”。

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也正是积极响应政策号召,以不俗的品质成功在海外引发了追剧热潮,将极具中国特色的先秦风云与江湖侠义做了最好的输出。

该剧出品方华录百纳作为连续多届获得“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”的国内领先影视剧制作公司,一直践行着“文化走出去”的战略方针。

凭借极强的海外市场拓展能力,华录百纳出品的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《金太狼的幸福生活》《咱们结婚吧》等数十部电视剧,先后被发行至亚太、北美、澳洲、非洲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,斩获了较高的海外知名度和影响力。

此次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的海外热播,与华录百纳强大的海外发行能力以及多年的品牌积淀有着直接关系。

而该剧能在国内外都获得积极的播出反响,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剧集本身的内容与品相。

 

此前,《人民日报》点赞该剧:拍出古装剧新气象。

文章指出,该剧选用上升期演员打破古装剧以明星阵容先声夺人的格局,肯定了年轻演员和一众配角的表演实力。

同时文章对该剧在武侠设计、布景服饰等方面的考究制作给予了积极认可,称该剧对于制作费居高不下的古装剧拍摄具有行业借鉴意义。

而剧情围绕情、信、义的展开,则充分挖掘了历史文化魅力,弘扬了本土文化特征。

 

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王宫与江湖双线并行的叙事模式极具新意。

江湖上,侠客间的刀光剑影、豪情义气、飘零宿命交相辉映,纷争浮沉、恩怨情仇来得猛烈而直接;王宫里,庞大格局下各方势力盘纵错节,权谋算计暗流涌动,故事走向扑朔迷离,人物命运摇摆不定,扣人心弦。

 

导演刘新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“希望剧集能够同时呈现出正剧的范儿、偶像剧的色彩和武侠剧的魂儿”。

该剧在人物衣着、武侠气韵、战争场面、配乐、画外音等细节处处流露着堪比正剧的“范儿”,稳中不失惊喜,既有品质保障,又打破套路,是一部有“质感”的古装剧。

同时兼具鲜明的偶像剧色彩,承袭偶像剧的宫斗权谋戏码,却也突破了偶像剧的套路——以宫斗权谋为皮,骨子里却充斥着真情大义。

另一方面又更具动作片的风范,打戏十分扎实,不依赖于兵器之间的对弈,更多的呈现了拳脚之间的切磋,重构了侠客形象,提升了武侠剧的思想格调。

 


此外,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还以对“爱”的刻画,将个人情感糅合于时代情怀之中。

嬴政与生母赵姬间充满怨怼、纠结、希望与之决绝的母子情,与丽姬间夹杂家国仇恨、依赖、相爱相杀又欲罢不能的复杂爱情,与成嬌间亲切、误解、背叛又难分难舍的兄弟情,以及丽姬与燕太子丹间的惺惺相惜、对爷爷的崇敬缅怀之情等等,将人物真实的情感刻画的细致入微且感人肺腑。

 

而在此“小爱”之外,对于家国大爱的刻画同样深刻。

剧中包括太后、妃子、大臣、谋士、剑客、贩夫走卒,各个身份阶层的人们都不同程度的表现出了一份难得的家国情愫,除了是对那个特殊时代下真实心理的刻画,也传达出符合人性、跨越时间与国界的家国情怀。